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他们仨带着毛大庆、侯建彬、李纪为回到了北大 | 红杉种子基金×北京大学

来源:首席投资官

2018-11-23 11:56

作者:洪杉

摘要:

“创业时一定要想清楚自己在解决什么问题,满足什么需求,最好这件事上手很简单,一听也明白。”


 
  一个多世纪以来,在“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北大精神指引下,一代又一代的北大学子们灵活创新,以一项项创新成果回应着时代的巨变,在商业领域,更是走出了一批蜚声海内外的创业者、企业家,推动着经济潮涌。在一次次与时代的共振之中,将“创新”沉淀为北大学子们身上独特的精神内核。
  
  两周前,红杉资本中国种子基金的三位合伙人郑庆生、曹曦、郭山汕做客这所“创新、立新、求新”的大学校园,开启“红杉中国种子基金×北京大学寻找Amazing Founder”活动,这也是国内大学的第一站。
  
  在未名湖畔,三位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与燕园学子们展开了一场关于创业的坦陈交流,回应着赤子们内心澎湃的创业梦想与激情。
  
  活动开始前,主持人向同学们抛出了三个关于红杉中国的基本问题,意料不到的是,在场的同学们都回答出来了,足见他们对创业的热忱。
  
  问: “红杉中国种子基金能够投资的最小规模是多少?”
  
  答:“没有下限,多少金额都会投,第一笔投资100万美金以下的公司已经投了50多家,100万到300万美金已经有100家。”
  
  问:“2010年之后估值超过100亿美金的公司13家,红杉占了多少家?”
  
  答:“10家。”
  
  问:“红杉中国管理着多大规模的基金?”
  
  答:“超过2000亿人民币。”
  
“投资人的生活有没有意思?”
  
“投资人的工作辛苦吗?”
  
“我的创业idea中,
  
哪些方面会更能打动你投资?
  
盈利能力?
  
社会价值?
  
创新意义跟团队合作能力? ”
  
……
  
  同学们的问题各式各样,三位合伙人一一回应: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曹曦认为投资人工作的趣味取决于个人的兴趣,“如果你热爱这个工作还是挺有趣的,因为你每天都能接触到各种各样、不同类型的人,能够在企业上看到好多人的兴衰成败。”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郑庆生把好奇心作为驱动投资人的重要素质:“早期投资的核心,还是人比较重要。要看创业者本身的素质和他自己的idea的匹配程度,偶然想到这个想法是好事,但有没有能力做是另外一回事。还要看创业者是不是对世界有好奇心,以及对市场上新方向的洞察力、敏感性,对竞争者的碾压性,这个很重要。”
  
  而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郭山汕则提示学生,“创业时一定要想清楚自己在解决什么问题,满足什么需求,最好这件事上手很简单,一听也明白。”
  
  此次活动的重头戏是三位合伙人分别与作业帮CEO侯健彬、香侬科技CEO李纪为、优客工场董事长毛大庆这三位有着北大背景的创业大咖现场对话,给了很多有着创业想法的北大学生新鲜、有价值的启发。
  
  以下是精编现场对话后的精华内容,分享给未能感受现场机锋和智慧的创业者和学生:
  
大方向对了,就不要自我怀疑
郑庆生对话作业帮CEO侯建彬

  
侯建彬
  
  北京大学本科、硕士,作业帮创始人兼CEO,百度最早的产品团队成员。2012年起,侯建彬担任百度知识业务线总负责人。期间,相继孵化出作业帮、宝宝知道、拇指医生等项目。2015年9月,带领作业帮完成从百度的独立拆分,出任CEO。
 
  
  郑庆生:从一个学生成长成为一个创业者,窍门在哪里?
  
  侯建彬:我的创业点只有一个,就是跟上时代的变化。
  
  郑庆生:创业毕竟是有风险的,为什么会选择创业?
  
  侯建彬:不要为了创业而创业,这样不太可能成功。作业帮是技术驱动的,我在百度工作11年,超过5年做搜索和内容相关,我的团队都是专业人才,能够保证我们持续不断地更新产品。
  
  郑庆生:在创业的过程中,有没有怀疑自己选的路不对?
  
  侯建彬:创业需要看我们想在这个世界做什么事情。中国K12教育领域最核心的问题是供给侧问题,在线模式、技术、AI本质上是用来提升供给侧的效率,我们从来没有怀疑过大方向。
  
  学生提问:你是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这么多的对手,并且有信心进入这个市场?
  
  侯建彬:信心这个东西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很多事情做不成,是因为你的能力和积累差得很远。重要的是我的资源和认知与这次创业非常match,才做成了这件事。
  
创业机会来了就要抓住
曹曦对话香侬科技CEO李纪为
  


李纪为
  
  北京大学学士,斯坦福大学计算机博士,香侬科技创始人,提出了基于深度学习的加密货币ICU诈骗鉴别系统。

  
  曹曦:什么契机让你决定从学术圈走到创业?
  
  李纪为:我毕业时站在一个大风口上:算法开始落地。坐在技术风口上的机会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创业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
  
  曹曦:在座的很多师弟师妹未来也会有人面临这样的选择:什么样的人适合创业,什么样的人适合去大公司?
  
  李纪为:我们能达到的上限,取决于我们的环境。大公司天花板相对低,地板相对高。但创业公司的上限会更高一些,因为在创业公司可以学到更多。
  
  有一种人的价值是身上标签,比如去过Google、北京大学学生、在哈佛读博士。还有另外一类人其实并不需要这些名头,有自己真正的水平和能力。对于这种人,创业是更好的选择。
  
  曹曦:你怎么从海外挖来那么多教育背景很优秀的员工?
  
  李纪为:这涉及你想做什么样的公司,使命是什么。香侬的使命就是,用人工智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平等。现在信息太多了,AI算法可以消除信息不对称。把公司的使命讲清楚,信服的人就会趋之若鹜。
  
  学生提问:如果我想创业,读博会不会是一个需要谨慎考虑的选择?读完博士的技术型创业和本科毕业去创业,两种路线主要的特点各是什么?
  
  李纪为:我没有想过创业,但恰巧在毕业时碰到了和深度学习相关的点,就创业了。你永远不知道毕业时是什么样子,所以要保持一颗make the world different的心,机会肯定会找到。
  
共享的本质是低效资产的盘活
郭山汕对话优客工场董事长毛大庆
  


毛大庆
  
  北京大学区域经济学博士后,优客工场董事长,万科集团外部合伙人。值得一提的是,毛大庆的家庭三代出了9位北大毕业生,也因此收获了现场北大学子的敬意和掌声。从万科高管到优客工场的创业,毛大庆自称自己是个过程主义者。
 
  
  郭山汕:你的家庭教育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能够出这么多优秀的北大毕业生?
  
  毛大庆:可能是英雄主义教育,那时候父母都在从事国防科技,在我心里树立了很深刻的认知。还有就是要让这个社会、这个时代更具未来性。另外一个认知就是好奇心,我对好多事情产生了无限的好奇,对未来有一种特别强大的好奇心。
  
  郭山汕:有同学好奇你的人生有没有捷径,你怎么看?
  
  毛大庆:我看了那么多创始人,有人死了,有离场的,有洗手不干的,各种各样的结果。要达到目的才找捷径,我是过程主义者。只要每一天都过好,不会想到要达到什么结果,我琢磨着我生命中的每一天都比他们多了一些价值。没有捷径,只有一条:把时间都用上。
  
  大家无论是创业还是去大公司,还是以后再创业,我希望大家把人生看成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才能给你不断克服困难和问题的勇气。
  
  郭山汕:有人认为当经济不稳定时共享不起来,你怎么看呢?
  
  毛大庆:为什么这个时代大家都在谈共享经济?原因是我们现在有技术手段能实现共享,移动互联网和数据产业的发展,击破了很多资源的墙篱。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对低效资产的盘活,做好了就是文明的一次进步。人们更愿意审视我们怎么更好地利用资源,而不是不断制造新东西,产生新浪费。
  
  学生提问:我就在优客工场实习,除了共享空间,优客工场也在做一些投资上的布局,这会是未来一种可能的模式吗?
  
  毛大庆:共享办公并不是孵化器或投资公司,它代表了人更加没边界、工作更自由、时间越来越弹性的需要。
  
  一个人一天中最活跃的十个小时都在工作空间里完成。10万人就有80万甚至100万小时,未来的增长空间非常大。我们可以做很多2C的事情,2B的服务就更多了。
  
  红杉中国种子基金
  
  从苹果到谷歌,从360到美团点评,红杉资本一次次在创业者的早期就命中那些“重塑星球”的伟大公司。今年6月22日,红杉中国宣布全面发力天使投资,在投资序列中单列“红杉种子基金”,除重点布局红杉关注的科技/传媒、消费服务、医疗健康、工业科技四大领域外,尤为关注 TMT 行业,包括消费互联网、互联网金融、企业服务、医疗、教育 IT、区块链和跨境出海等方向。“红杉种子基金”将全面提升红杉中国的早期投资板块,为创业者打造“一条龙”式全链条融资渠道。
  
  在北京大学,三位种子基金合伙人就种子基金的情况回答了同学们的疑问。
 
  
新的基金:红杉中国种子基金“一次过会,一条龙服务”是什么意思?红杉要找什么样的Amazing Founder?
  
  曹曦:有创业想法的同学未来会接触各种风险投资基金,一次过会就是我们决策非常快,我们把有意向的项目请到办公室,用40分钟跟创业团队交流,剩下时间内部讨论,大概一小时完成,就过一次会,给出投或不投的结论,高效快速。
  
  一条龙服务有两个维度,一是对早期的创业公司尽可能多地帮助,从法务、财务、HR、PR到后续行业资源对接,我们希望陪伴创业者一起成长。二是当企业拿到红杉种子轮投资后,只要公司发展得不错,红杉从种子期一直到后面很多轮都会投资。
  
  我们要找的Amazing Founder,理性维度上要懂产品、带队伍、打好仗;感性维度上第一要拥有深度思考、独立思考的能力,第二要具有坚韧的品质,第三要对所要做的事业有一种使命感,第四要拥有赤子之心,心无杂念,早期业务不能做的太杂。
  


新的机会:很多领域市场已经满了,年轻的创业者到底还有没有机会?
  
  郭山汕:最近两三年一些企业像字节跳动,拼多多,他们通过差异化和新技术打破了既有格局,说明创业机会一直存在,而且有大市场里的大机会。在第一名的企业眼里,一般只有第二名,小企业有更多的成长空间。小企业的优势很多,如果能够借力的现有基础设施和资源,越有机会成功。
  


新的边界:创业的边界在哪里?如何跨界?
  
  郑庆生:今年我们面临很多的挑战和困难,但作为一线投资者,我还是保持谨慎乐观,这都是基于互联网的宏观发展:
  
  先进国家的历史经验仍然有很多值得借鉴;
  
  消费端人口红利刚刚开始;
  
  城市化规模还有短期空间,质量还有很大发展余地;
  
  线上线下边界模糊,互联网思维改变许多产业;
  
  互联网产业从产业链高端带动中国“智” 造;
  
  中国企业出海成为常态,资金的势能也已经具备。
  
  从这些方面来看,跨界的时代是创始人格局的竞争,未来属于有国际视野的创业者。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首席投资官立场

推荐:
  • 他们仨带着毛大庆、侯建彬、李纪为回到了北大 | 红杉种子
  • 沈南鹏的乌镇时间:移动互联网上半场是“互联网+”,下半
  • 8年23个IPO或并购退出,盈科资本成本土头部资产管理机构崛
  • 加华伟业资本:Change in China,从核心逻辑与产业链角度看新